一只狗的坚持

夜幕西斜,天色越发昏暗,一间破败不堪的土胚房里传来一声声咳嗽,连绵不绝,似乎要把心脏都咳出来。里面传来声音渐若,仿佛奄奄一息,却还在坚持等待归人。

傍晚,家家户户都齐聚餐桌享受美食,一只浑身脏兮兮的土狗脖子上套着一个洗的有些发白的旧布袋,熟门熟路的在村巷里穿行。吐着舌头来到一户人家门前,土狗对着深红色的大门叫了两声,脏兮兮的大脑袋用力拱了拱大门,发出一阵刺耳的开门声,大门缓缓打开。

院内的主人一家正坐在干净整洁的院子里享受晚餐,一见土狗进来,正在盛饭的女人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,忙招了招手,示意土狗过来。土狗一路摇着尾巴跑了过来,来回在一家人面前亲昵的嗅闻,斜着耳朵眯起眼睛让人抚摸自己的狗头,等他们都亲昵够了,土狗才伸着脑袋让女人取下脖子上的旧布袋。

女人取出旧布袋里的饭盒,仔细装满米粥,放了两个馒头,又从桌上夹了些家常菜装进饭盒。土狗吐着舌头安静的坐在餐桌边上,耐性的等待女人装好饭菜。男人见土狗这么通人性,从盘子里抓了个馒头,递到它面前。土狗见有东西吃,欢快的叫了两声,似乎在跟男人说谢谢。土狗狼吞虎咽的吃完馒头,女人也装好了饭。

土狗主动上前让女人帮忙把旧布袋套回自己的头上,随后又对着这一家人连连叫了两声,仿佛在告诉他们,你们吃饭吧,我要回家送饭了。女人温柔的摸了摸土狗的狗头,目送它离开之后才重新回到餐桌上,继续一家人的晚餐。

土狗跟那家人道完谢,一路风驰电掣的赶回自己的家,两间破败不堪的土坯房,里面依旧断断续续传来一个苍老的咳嗽声。土狗跑到里屋的床榻边,小心翼翼的脱下套在自己脖子上的旧布袋,仔细叼在嘴里,放在床边。

“汪汪……”土狗发出两声犬吠声,床上的老人察觉它的到来,眼皮微抬,一只苍老枯瘦的大手下意识的抚摸着土狗的狗头,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慈爱的笑容,久久不散……土狗见主人没有像往常一样起来吃饭,急躁的在床前上蹿下跳,不断的发出叫声,似乎想要告诉主人起来吃饭了。

然而,不管它怎么叫,它的主人再也没能如往常一样——起来吃饭。土狗接连不断的叫声引来了村子里的村民,村民这才发现老人已经离世的事实。安葬了老人,村民们纷纷表示愿意把土狗带回家养,而土狗却依旧回到了它和老人的家——两间土坯房。

翌日,土狗依旧带着它的旧布袋穿行在村巷里,轮流向各家各户讨饭,带回它和主人的家,等待主人起来吃饭。它只是一只狗,它不明白什么是死亡,不明白主人去了哪里。它只知道每天都要带饭回去给主人吃,直到有一天它不在了,被发现静静的趴在主人安眠的地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