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动草稿

楼观台 关于生命与灵魂的洗礼

自动草稿

在西安,在中国,楼观台是一所最古老的学校。从西周开课算起,至今已经办了2500多年。没有谁认真地统计过,也没有做过记录,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在这里出出进进,更不知道有多少学生,在这里问道楼观指点江山,而后又走出秦岭终南,踏进万丈红尘去激扬文字。

历史的天空上,有哪些颗星星是在这里磨砺而明亮的?楼观台不说。她不说,我们也不去问,问也问不出来。只是楼观台拒绝长大,至今她还是小时候的样子,还是年轻时候的样子。风一吹,红灯笼就摇起来了,风一吹,树枝就开始鼓掌了,风一吹,当年的风采就露出来。

风翻开了,在读,雨翻开了,在读。读什么?读一本老师留下来的讲义。

《道德经》五千言,是他的讲义。这让老子,注定成为了一代宗师。

自动草稿

真正的名师从来没有什么架子,也不会为金钱弯腰,真正的名师也从来不会离开讲台。于是,老子在高岗筑台授课。他的课是公开课,各种鸟儿都来了,它们听明白了百鸟朝凤。三只鹰隼听得出了神,在千年古柏上永远不肯离去。他的课是公开课,听得山花都笑了,听得楼观台不让他走了,在大陵山下,就峪河边,老子墓成了他在楼观台的最后一个岗位。从那以后,无论谁再来,都只能去膜拜而不能去聆听。“神龙见首而不见尾,其犹龙乎?”听过他讲座的孔子这样感叹。

是的,这座学校里,一定是有花名册的。究竟开了多少班次?我们随便打开历史,就会掉出一些班次的花名册。让我们记住这些班次的名字吧。

北魏班是文科班。才子们文采飞扬,我们甚至可以从遗留下来的雕像上读出他们文章的结构。北周班是艺术班。风一吹,雕像们就舞了起来,音乐宛如栖落的鸟儿,开始张开了翅膀。盛唐气象下,皇家贵族班的同学们走遍了天下。建筑是他们的数学笔记,山水是他们的物理笔记。同学们的字迹是洒脱的,怎么样都无所谓,不必一味追求“颜筋柳骨”。

欧阳询在楼观台,挥笔写下了《大唐宗圣观记》。用的并不是他的楷书,而是让日后东邻日本膜拜不已的隶书。离了长安城的胡姬酒醉,同学们花马轻裘,来此总会寻求一番终南捷径。别以为谁的成绩好,谁就是英雄!至于宋朝班上苏东坡的流连忘返,元朝班里全真七子的笑傲江湖,则给历史留下了太多的传奇。说经台上的铁狮子和那些石雕石碑是明朝班送给母校的毕业留念。不要问我,这里有没有笃信基督的外国学生?因为无法确定,天知道大秦寺里藏着多少的秘密……

自动草稿

两千多年,有太多的名字在这里进进出出。这些发着不同口音的名字,穿着不同服饰的名字,尽管千差万别,但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每一个人都提着自己的故事在这里进进出出,每一个人都沿着阳光的方向努力生长着。于是,楼观台让才子们心动不已。关路紫烟尘,这是唐玄宗说的;清晨鸣天鼓,这是李太白说的;此台一览秦川小,这是苏轼说的;仙家楼观俯层岑,这是康海说的。

在楼观台的宁静之中,他们把世界装在自己的心里,又在滚滚红尘中一点一点地慢慢把理想的画卷打开。在历史的天空下,他们的魂灵守护在这里,没有谁愿意撤退。岁月变迁,初心难得。无论他们离开故乡走出多远,无论他们在岁月中走出多远,他们的名字依旧是挂在楼观台屋檐上的红灯笼,远远的,我们看得见。

“○若冰玹声○亮,静闻环佩响叮当” 老子的弟子尹喜留下了这一句没人能猜得准的符箓,但那终南楼观,弦歌不坠的画面仿佛就印在我们的脑海里。

自动草稿

12.6米高,老子手植的银杏树,是这里的值班老头。他站在门口,身板笔直,胸前别着001号徽章,永远一副严肃的模样。山风与云雾?没有证件休想进去!而游客朋友嘛,想进就进去咯,反正你们也未必听得懂——值班老头心里总是这么想。走过无数春夏秋冬,来这里的游客们都说,希望下一个2500年,他还能依旧守在这里。

说经台仿佛是一座烛台。老子把自己点亮插在了这里,照亮了自己的生命,也照亮了整个东方。即使是今天,当细心的游客轻声诵读他的讲义时,仿佛就有一双手从《道德经》里伸了出来,把我们的灵魂拎走,我们仿佛变成一只轻轻的蝉蜕。风一吹,便化蝶而去了。

这就是,道法自然。

自动草稿

在楼观台,我们对自然的尊重与呵护是发自内心的,我们从没有想改变楼观台的任何一点东西,正像楼观台也从来没有想改变我们一样。在楼观台,我们用星光擦亮自己的生命,我们努力地想改变的是我们自己。

楼观台不愧是终南第一山。在这里,山峰与石头依旧静静地守着岁月。除了默默凝视一棵棵倒下去的树和一株株枯萎的草,这些山峰和石头从未改变过自己的坚强。

在阳光与月光之间,在日子与日子之间,楼观台仿佛是一枚螺钉,小心地把这些不相干的日子连在了一起,把不相干的名字连在了一起,把不相干的故事连在了一起。至于这座楼观台的开拓者与守护者,他们是谁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无论谁走了,楼观台还留在这里,文化还留在这里。一个生命的燃烧与毁灭,想明白了就真的无所谓了,因为文化能够替他,替他们,替我们,再活500年,再活1000年。

楼观台的辉煌是我们一定要赞美的,但是生活在楼观台附近的百姓,并不会去读那些拗口的文字,他们更愿意把楼观台当作“爷”的居所,去供奉、去膜拜、去传承。

两个下棋的老人,坐在门前石阶上,这会让我们感受到生活的朴素与亲切。无论怎么辉煌的建筑,无论怎么文化悠久的房子,对于他们来说,只是家。

自从老子骑着青牛来到这里,楼观台的月光就一直那么清虚。清虚的月光仿佛是楼观台的清洁工,几千年了,习惯于每天把这里的庙宇和山峰擦得干干净净。

下山风跑来跑去,在每一片竹林之间;

流水声跑来跑去,在每一座山峰之间。

只有山路,绳子一样把楼观台的历史风光与文化捆在一起,怕风吹散了,怕岁月吹散了。

终南元气育楼观,江山如此多娇!在楼观台,我们愿意为壮美的秦岭终南,为神奇的东方先贤,弯一次腰。

自动草稿


打赏 赞(0) 分享
分享到...
微信
支付宝
微信二维码图片

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

支付宝二维码图片

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