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动草稿

皇姑屯事件中,两个神秘人物中途下车,他们看破了日军计划?

1928年6月4日清晨,张作霖乘坐的专列经过京奉、南满铁路交叉处的三洞桥时,火车被日本关东军预埋炸药炸毁,张作霖被炸成重伤,送回沈阳后,于当日死去,史称“皇姑屯事件”。

据英文报纸《时事新报》记者披露,此次事件共计20人死亡,53人受伤,张作霖乘坐的车厢被炸了个粉碎,车身炸了好几丈远,火车只剩下了底盘,车厢里的吴俊升(黑龙江省督军兼省长)当场死亡,张作霖被炸出三丈多远,咽喉破裂;日籍顾问“仪我诚也”满面是血,六姨太太炸掉了脚趾头…….可以说,这是一辆实至名归的“死亡专列”,张作霖车厢里的乘客,谁也不敢保证能够活下来。

然而,却有两个神秘人物中途下车,最终逃过一劫,难道他们看破了日军计划,或者是日军的间谍?

自动草稿

1928年6月3日20点,张作霖专列出发(专列是慈禧太后的御用火车改造而成,共有20节车厢,张作霖乘坐的是编号为8的第10节车厢),但在天津站临时停靠时,有两个人同时下车,一个是日本人一个是中国人。先看一看中途下车的日本人。

这个日本人叫町野武马,在张作霖身边当了9年顾问,是个“中国通”,可自由出入大帅府,深受张作霖器重。在张作霖出发之前,曾给张作霖一句警示,“避开黑夜,最好白天返回奉天”,但张作霖并未接受这一建议。如果白天出发,以奉军在京奉铁路沿途三步一岗、五步一哨护卫来看,就比较容易发现日本人的阴谋,皇姑屯事件还真可能避免。

但据关东军方面的资料,他是日本安插在张作霖身边的间谍。

因此,町野武马身份就很有意思了,他可能是“双面间谍”,应该提供了不少有效情报给张作霖,否则也不会得到张作霖信任。但另一面,在提供给日军情报时,町野武马感到了危险来临事态越来越严重,这可能是一趟“死亡专列”,所以才临时下车。

自动草稿

在张作霖返回奉天的前几天,奉天宪兵司令齐恩铭示警,“日本守备队在皇姑屯车站附近的老道口和三洞桥四周日夜放哨、阻止行人通行,好像在构筑什么工事,情况十分异常”。张作霖对危险有所警觉,为此从6月1日开始三次更改出行日期,最终定在6月3日晚上8点发车。

因此,张作霖行程是绝密,日本人如何准确知道他的车厢和时间?町野武马有重大嫌疑,他可能给关东军提供了张作霖车厢和出发时间信息。

当然,町野武马到底皇姑屯事件的日本知情参与者,还是靠自己嗅觉发现危险而提前下车,历史没有给出答案。

自动草稿

另一个在天津中途下车的叫靳云鹏(见上图),时任国务总理,这一显贵身份,证明他离张作霖很近,甚至可能与张作霖在同一节车厢。按照张作霖车厢被炸情况,靳云鹏如果在车上,很可能难逃一死。因此,靳云鹏的中途下车,就引起人们怀疑,他是皇姑屯事变参与者,还是其他原因中途下车?

根据史料记载,张作霖专列临时停靠天津时,靳云鹏副官上车,说日本人送来一封信,山东鲁大公司除了问题,让他务必回去处理。靳云鹏是一个奇人,官场失意但商场得意,先后投资了很多实业和资产,其中就包括与日本人合办的山东鲁大矿业公司,靳云鹏是鲁大公司的董事长。

所以,尽管靳云鹏对于这一消息非常恼火,甚至不太情愿去处理,但最终还是下车回家。但在家苦等一夜之后,日本人没有上门,却等来了皇姑屯事件,这时傻子都知道怎么一回事了。

日本人为何要保住靳云鹏之命呢?根源就在鲁大矿业公司上,因为这时靳云鹏牵头组建的公司,日本政府组织各大财团联合投资,1928年时鲁大公司实际已被日本人架空,靳云鹏高卧天津的总理办事处,基本什么事也不理,坐享红利和高薪,因此这样的靳云鹏,自然不能轻易死掉。

上世纪30年代之后,靳云鹏晚年意志逐渐消沉,皈依了佛门,甚至劝导另一军阀孙传芳皈依了佛门,这种意志上的消沉,不知道是不是与皇姑屯事件有关。

自动草稿

从町野武马和靳云鹏临时下车来看,皇姑屯事件就是日本人制造的血案,但皇姑屯事件之后,日本政府为了掩盖事实真相,谎称皇姑屯事件系“南方国民政府便衣队员”所为。直到1945年,“皇姑屯事件的总策划”河本大作被俘,经过审讯之后才真相大白。

打赏 赞(0) 分享
分享到...
微信
支付宝
微信二维码图片

微信扫描二维码打赏

支付宝二维码图片

支付宝扫描二维码打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